最新电视剧

周公解梦

薇薇时尚杂志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资料 > 小提琴 >

德国国宝级小提琴家-茱莉亚.费舍尔访谈

时间:2010-03-14 19:04来源:德国之声 作者:提琴中国 点击:
德国之声:今年4月5日是蜚声世界的奥地利指挥巨匠赫伯特-卡拉扬诞辰100周年纪念日。生前,他曾长期担任柏林爱乐乐团的指挥,他对世界,尤其是德奥乐坛的影响是无可否认的。请问,卡拉扬的去世对身为德国著名小提琴炫技演奏家的您来说意味着什么?

德国之声:今年4月5日是蜚声世界的奥地利指挥巨匠赫伯特-卡拉扬诞辰100周年纪念日。生前,他曾长期担任柏林爱乐乐团的指挥,他对世界,尤其是德奥乐坛的影响是无可否认的。请问,卡拉扬的去世对身为德国著名小提琴炫技演奏家的您来说意味着什么?

菲舍尔:卡拉扬去世时,我还很小。也就是说,我是伴着卡拉扬的传奇长大的。我从没有欣赏过他的音乐会,也没有机会亲眼目睹他的舞台风采。当然,他对现代音乐的影响无可否认,他灌制了许多唱片,没有卡拉扬,当今音乐世界将是另外的样子。

德国之声:您与梅纽因的相识几乎是家喻户晓的,在某种程度上说如同卡拉扬与安娜-索菲-穆特的故事一样。与音乐巨匠的巧遇,获得他们的赏识对乐坛新秀来说是否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菲舍尔:是的。我认为的确如此。这样的机遇对年轻新秀来说非常重要。我只与梅纽因两次同台演出,两次上过他的课,我的确受益非潜,梅纽因给我留下了终生难忘的印象。
德国之声:您能否谈得具体一些?

菲舍尔:我真正地体会到音乐对他的重要性。对梅纽因来说,音乐是他的生命,他十分重视音乐,他坚信音乐的力量,他甚至相信,音乐有助于世界和平。

音乐是生命的全部

德国之声:那么请问,音乐对您来说又具有怎样的意义和力量呢?

菲舍尔:对我来说,音乐不是我生命的一部分,而是我生命的全部。我认为,在欣赏某一部音乐作品时,人们的情感世界会受到影响:比如欣赏贝多芬的交响曲,就会对作曲家的音乐世界有所了解,甚至还能体会到作曲家对人生的看法。我坚信,听完一场音乐会后,人们会有一定的收获的。
德国之声:谈到贝多芬,请问,您最欣赏的作曲家是哪一位?

菲舍尔:不能说,我最欣赏那位作曲家,因为我喜欢演奏许多作曲家的作品。

德国之声:它们只限于古典音乐?!

菲舍尔:是的,我的保留曲目都是古典音乐。

德国之声:那您最喜欢与哪位指挥家同台演出呢?

菲舍尔:这个问题也很难回答,这多少要看他的保留曲目了,很难说,我最偏爱哪一位。我喜欢的指挥家其实也很多。
德国之声:您刚才说,您是地地道道的古典音乐迷,音乐是您的生命,但您不觉得只喜欢古典音乐对如此年轻的您来说有些过于单调或者说过于片面吗?

菲舍尔:您知道,这并不意味着我会永远这样。我有许多朋友,让我了解和经历了许多其他的事情,我也很有兴趣,但到目前为止,我的确没有时间和耐心更多地关注其他音乐。我想,目前的现状会发生变化的。

德国之声:有音乐评论家说,您虽然非常年轻,但只要您开始演奏,您的面部表情就会立即变得成熟起来,仿佛回到了几百年前。您在那一时刻想的是什么呢?或者说,您是如何准备演奏一首乐曲的?

菲舍尔:这与我演奏的作曲家有关。如果演奏贝多芬的话,比如我目前正在排练他的奏鸣曲,我已演奏了许多贝多芬的作品,6部奏鸣曲、四重奏、钢琴曲、小提琴协奏曲等等,我对贝多芬已很了解。但是如果我首次排练一位作曲家的作品,我又对他缺乏了解,那我当然得花时间了解他生活的年代,相关作品的创作时期、作品的结构、包括谁是他最喜欢、最崇拜的作曲家了等等。这的确与我对相关作曲家的了解和认识程度有关。

德国之声:在诠释一部作品时,您更多地参考当年的演奏方式,还是试图加入自己新的理解和诠释方法?

菲舍尔:我永远不会按照同样的方式诠释同一部作品,同一场音乐会。在做好充分准备的同时,我也为自己保留了一定的即兴发挥的空间。我觉得对艺术家来说,最可怕的是说,我昨天演奏的乐曲非常出色,今天我还会这样。今天的我与昨天不一样,整个人类都发生了变化,所以说重复同样的诠释就意味某种程度上的停滞。
德国之声:您掌握几种语言?

菲舍尔:我的德语和英语都不错,法语还凑合。我在中学里学了意大利语。我母亲是斯洛伐克人,所以我会说斯洛伐克语,现在我正在学习俄语。

德国之声:您从2006年10月起担任法兰克福音乐和表演艺术学院教授,您是德国最年轻的教授,您何以有机会获得教授头衔?

菲舍尔:其实,这事说来简单。我曾获得到该学院的邀请,做大师班讲座。之后我告诉对方,我很乐于开设这样的讲座课。于是对方问我有没有兴趣在该学院担任客座教授,事情本身就这么简单。

德国之声:可这在德国教育界是极个别现象?!

菲舍尔:是的。因为我认识的音乐家中,人们大多对定期授课不感兴趣。开设大师班讲座课的不少。我出生在一个教师之家,所以对教学很感兴趣。

德国之声:您三岁开始学拉小提琴,以后开始学习钢琴演奏,很早就在世界各地举办音乐会。您曾享受过真正意义上的童年吗?

菲舍尔:这要看人们如何定义童年了。我认为,我的童年美好极了。

德国之声:也就是说要让孩子们享受童年?!

菲舍尔:我认为,不能让孩子们随心所欲。我对让孩子们享受童年这句话的理解是,成年人不能让孩子承担过多责任,要求他们做出孩童时代尚无力做出的决定。

德国之声:自制力对儿童或是乐坛新秀来说究竟有多重要?

菲舍尔:自制力、自律是非常关键的。

德国之声:中国的朗朗和李云迪是两位出色的乐坛新秀,震惊了全世界,也因此产生了极强的经济效益。许多中国家长望子成龙,希望自己的孩子也能成为朗朗和李云杰。您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菲舍尔:首先是千万不要要求自己的孩子象别人一样。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特点,不要让孩子们模仿它人。不然,这将是非常危险的。另外就是不要要求自己的孩子比别人更强,这在音乐上是无法做到的。因为音乐不是体育,一定要让孩子们明白,我们为什么需要音乐,对艺术家来说,重要的不是战胜别人,而是实现自我发展,战胜自我。

 

(责任编辑:提琴中国)
顶一下
(16)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