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电视剧

周公解梦

薇薇时尚杂志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资料 > 大提琴 >

第12届国际柴可夫斯基大提琴比赛观后

时间:2010-03-15 11:10来源:互联网 作者:曹敏 点击:
今年6月初,每四年举行一次的国际柴可夫斯基比赛又一次在莫斯科拉开了序幕。我随中国文化部派出的中国参赛小组,参与和观摩了整个比赛过程,从中学到了不少宝贵的经验,同时也确切地看到了我国大提琴在演奏和教育方面与国际水平的差距。

  今年6月初,每四年举行一次的国际柴可夫斯基比赛又一次在莫斯科拉开了序幕。我随中国文化部派出的中国参赛小组,参与和观摩了整个比赛过程,从中学到了不少宝贵的经验,同时也确切地看到了我国大提琴在演奏和教育方面与国际水平的差距。我借此机会向国内有关领导、国内的同行们作一个扼要的汇报,以期与大家分享所获得的经验和感受。并希望今后能与国内大提琴教育界的同行朋友们,为进一步提高我国的大提琴教育和演奏水平,为实现我国大提琴专业与国际优秀水平结轨的理想而共同努力。

  首先我想提到的是,这届柴可夫斯基大提琴比赛委员会非常明智地推荐出了三首C.P.E.Bach的奏鸣曲,它们分别是:D大调Wg137、g小调Wg88和C大调Wg136。回想起在刚接到比赛规定曲目单时,大概许多选手都在为如何找到这些非常冷门的乐谱而伤脑筋,恐怕也不明白比赛委员会为什么要指定这三首奏鸣曲。在听完了第一轮的比赛之后,我才由衷地感到,这届柴可夫斯基大提琴比赛委员会为全世界的大提琴演奏和教育界做了件非常有意义的事;C.P.E.Bach的这三首奏鸣曲无论是就音乐或是技巧的难度而言,完全可以与夫朗科尔E大调、博可里尼A大调和洛可泰里D大调等晚期巴洛可和早期古典的大提琴奏鸣曲相提并论。这三首奏鸣曲的重现,确实是丰富了我们大提琴在这个特定音乐历史时期非常有限的保留曲目。

  这届柴可夫斯基大提琴比赛委员会另外一个不落俗套的做法是,不要求选手通过演奏练习曲来展示左手技巧,而事实证明这完全行得通;通过第一轮中演奏C.P.E.Bach的奏鸣曲、自选的20世纪无伴奏作品和舒曼三首幻想曲或五首民歌,每位选手的技巧、音乐修养和才华被看得清情楚楚。我认为比赛委员会这样的安排非常见仁见智,必尽技巧是为音乐服务的,离开了音乐的纯技巧又有多大的意义呢。

  第二轮比赛的曲目要求选手演奏1. J.S.Bach的大提琴无伴奏组曲第4、5、6中的任何一首,2.贝多芬大提琴奏鸣曲第3、4、5、或布拉姆斯的二首大提琴奏鸣曲、或门德尔松的奏鸣曲中的任何一首,3.四位20世纪俄国作曲家米雅斯科夫斯基、普洛科菲耶夫、肖斯塔可维奇和Schnittke为大提琴写的奏鸣曲中的任何一首,4.柴可夫斯基的Pezzo随想曲。这一轮可以说是对参赛选手各个方面的全面考察,加上选手在第一轮中的表现,二轮比下来,每位进入半决赛选手的基本状况已经很清楚了。第三轮按照国际大比赛的惯例,是在乐队伴奏下进行的协奏曲比赛。

  值得提出的是,设置三轮比赛,要求参赛选手充分掌握的曲目量非常之大,这对选手的综合能力是一个巨大的考验。我听到有些选手第一轮演奏的非常好,而在第二轮的表现就逊色多了,但多数进入第二轮或第三轮的选手在这方面都展示出了很强的能力。特别是在第三轮的决赛,除了个别的选手似乎有点坚持不住了的感觉以外,好几位选手甚至是让人感到“越战越勇”了。据了解,我国举办的全国大提琴比赛一般只设二轮比赛,也许从与国际接轨的角度来考虑,今后的全国大提琴比赛是否也可以考虑按国际比赛惯例组织三轮的比赛,这样对我国大提琴选手今后参加国际大比赛也是一个很好的准备和锻炼。

  从第一轮的比赛结果来看,评委会对外国(非俄罗斯)选手的筛选是比较严格的,而对俄罗斯选手入选的标准相对而言就比较宽松,除了实在是明显太差的以外,一般说得过去的都能入选。这样在进入第二轮的25名选手中,外国选手15名,俄罗斯选手10名。我国选手陈卫平在第一轮中发挥出了他最好的水平,遗憾的是没有被选进第二轮。一些观看比赛的听众和选手向我们表示了惋惜和不赞同评委会评判的意见。从严格要求自己,总结经验的角度来讲,他落选的原因基本上不外乎于:1相比之下,第一轮中自选的大提琴无伴奏曲目的技巧含量低了,2 舒曼三首幻想曲在音乐的诠释,以及力度和音色的变化等一些细节上有不近理想的地方。

  第二轮比赛后的评判结果相对来讲是比较公正,结果基本在大家预料之中的。有8名选手进入决赛,其中外国选手7名,俄罗斯选手仅剩1名。从第二轮进入第三轮的选手情况来看,外国选手入选比例是1/2,俄罗斯选手是1/10。

  第三轮的决赛是在柴可夫斯基音乐厅进行的。特别值得提出的是,决赛所在场地的内部设计非常不利于大提琴独奏者;舞台上方、左右、后部没有一块声音反射板,舞台和场地的空间又非常的大,加上乐队伴奏,这对大提琴演奏者的发音是否具有穿透力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平时习惯了将琴弓置于比较靠近大提琴指板或略微偏中的部位来演奏,近听发音比较纤细和光滑的演奏者,在这样的音乐厅里演奏就会陷入困境;且不说琴声传不出去,本来就非常有限的力度和色彩变化会几乎完全分辨不出来。这次进入决赛的8名选手在这一方面都表现的很好,尽管我坐的位置距离舞台有将近七、八十米远,但无论是现场听,还是我的sony小录音机录的现场比赛,大提琴独奏者的声音和变化还是听的比较清楚的。我认为这一点是非常值的我国大提琴专业学生和教师的重视;在平时的练习中就要有意识地去追求不同发声点的发音,不同的力度和音色变化,在练习中甚至可以做的夸张一点,以求掌握最大幅度的力度和音色变化。

  第三轮的决赛分四个晚上进行,其中要数第一天和最后一天的四位选手最具实力,竞争也最为激烈和精彩。参加决赛的每位选手必须演奏柴可夫斯基的罗可可主题变奏曲和一首20世纪作曲家的协奏曲。8名决赛选手中6名选择了肖斯塔可维奇第一大提琴协奏曲,两名选择了普罗科非耶夫交响协奏曲。这两名选择普罗科非耶夫交响协奏曲的选手恰好是被安排在第一和第四天演奏。决赛的第一天首先由01年9月在德国慕尼黑国际大提琴比赛获第一名的德日混血Danjulo Ishizaka出场,他以罗可可主题变奏曲先行,然后是肖斯塔可维奇第一大提琴协奏曲。他的演奏风格颇具罗斯特波维奇式的大将风度,对乐曲的大结构,大线条掌握的非常好。整个演奏气势磅礴,四个乐章的肖斯塔可维奇大提琴协奏曲在他的诠释下,一气呵成。在我听到决赛中的6个肖斯塔可维奇大提琴协奏曲的表演中,Ishizaka的演奏毫无疑问是最为精彩的。但我个人对他以同样的风格演奏罗可可主题变奏曲感到遗憾,因为柴可夫斯基为我们清楚地标明了“罗可可”风格的主题变奏曲。柴可夫斯基是一位在音乐和文化艺术等各方面修养很高的作曲家,当然知道什么是“罗可可”风格才有的放矢的。相比之下,其他的选手在掌握“罗可可”风格这方面就表现的比较好,尤其是美国选手美籍华人Sophie Shao(邵)、阿美尼亚选手Alexander Chaushyan。因此,尽管Ishizaka在第一轮的比赛中也发挥的极为出色,尤其是通过自选的20世纪无伴奏作品,向听众展示了令人嘡目结舌的技巧,但是最终没能拿到第一名,非常遗憾地屈居第四(此届第一名空缺)。

  接下来的俄国选手Dmitry Prokofiev也表现的相当好,普罗科非耶夫交响协奏曲演奏的完整、出色,对罗可可主题变奏曲风格上的掌握也比较好。

  最后一天,来自德国年仅20岁的选手Claudius Popp在演奏普罗科非耶夫交响协奏曲时,无论是在技巧和音乐方面都发挥的淋漓尽致,将这首协奏曲演奏的精彩极了,赢得了听众热烈的掌声和喝彩。美中不足的是,他演奏的罗可可主题变奏曲却表现的比较一般。此外,在前二轮中他给人留下的印象也基本是在很把握的技巧上,而音乐上并没有太突出的表现。所以仅靠决赛中一首协奏曲的精彩表演,也还是不足于使他在此届比赛中夺冠。

  同一天晚上,来自阿美尼亚的chaushyan演奏的肖斯塔可维奇第一大提琴协奏曲和罗可可主题变奏曲也很出色。但相比之下,他演奏的肖斯塔可维奇第一大提琴协奏曲在整体气势上不如第一天的Ishizaka,有些音乐表现上需要非常刚强、明亮甚至粗狂的片断略嫌秀气了点。他对罗可可风格的掌握是非常好的,但也许是心情紧张的原因,主题和某些变奏在速度上有点偏快,因而有时会让人感到一种不舒服的急迫感。综合他在三轮中的表现,与所有参赛选手相比较,chaushyan是音乐修养最成熟,音乐与技巧最平衡的一位选手,在最后的排名中他与同天表演的Popp并列第三。

  本届比赛的最高名次获得者,来自德国的Johannes Moser获得银牌是大大出乎人们的预料。公平地讲,无论是按照他在任何一轮中的表现,最多只能被排在第五,在上面提到的第一和第四天决赛的四位选手之后。由于是Moser得到了此届大提琴比赛的最高名次,因此在比赛结束后的获奖者汇报音乐会上,他的演奏水平和才气明显的低于其他专业的获奖者。事后其他专业不明情况的选手和一些听众还以为本届的大提琴水平比较差,这真是非常遗憾!从音乐会结束后一些大提琴评委和大提琴选手的脸色就能看得出他们心中的不平之感,至于这最后的结果是怎么评出来的,也许只有参与者心里清楚了。

  这次通过观摩第12届国际柴可夫斯基大提琴比赛,聆听了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45名青年大提琴选手的演奏,总的感觉是,我国音乐院校大提琴专业学生的整体水平与国际上同一代的优秀专业学生相比,差距还是比较大的,其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1) 基础训练方面

  欧美和俄罗斯优秀选手都显示出非常扎实、高超和有把握的左手技巧,这说明了这些演奏者在从启蒙开始的七、八年里,受到了非常好的基础训练,才得以在之后的年月里有足够的技术能力非常胜任地掌握大量的高深、高难度经典曲目.而这一点恰恰是参加国际一流比赛的先决条件。

  因此我国大提琴专业想要赶上国际优秀水平,必须从开始的头几年基础训练抓起。从音乐学院的体制来讲,要从附小、附中抓起,加强基本功和高难度技巧的训练,为专业学生打下一个扎实和高超的技术基础。我希望我国大提琴教育界能更多地开展和加强学术交流活动,向我们的小提琴和钢琴同行们学习,编辑和整理出一套实用的、循序渐进和行之有效的教材,以及学生在学习这些教材时所应该达到的要求或标准。我相信全国各地的老师在训练学生和选用不同的大提琴教材上都有各自不同的经验和经历,如果我们能集思广议,博采众家之长,集中汇编加以规范和普及,则全国的大提琴教育界受益,从而进一步提高中国的大提琴基础教育水平。

  2)音乐的表现与修养方面

  相比之下,我国大提琴专业学生在对西方音乐语言的理解、对不同历史时期音乐风格的表现和诠释、以及综合的音乐修养方面,与国际水平尤其是欧美的水平差距很大。在欧美由于音乐学的发展和普及,加上源于欧洲的复古运动(authentic performance movement)的影响,现在欧美的优秀青年演奏家能够将巴洛克、古典、浪漫和现代等不同历史时期的音乐,在风格上有所区别地给于演奏(相对而言,俄罗斯的选手在这方面的修养就不如欧美的选手),而这一点正是当今这个时代,严肃音乐演奏界新一代的演奏家不同于上一代演奏家的特点和趋势。

  记得在今年上海大剧院马友友给予的大提琴大师班上,一位大提琴研究生在回答马友友的提问时表示,她最大的困惑是如何让人们(我相信她指的是西方的听众或比赛评委)能够理解她的演奏。从我个人在国外十几年的学习、演奏和工作经历来讲,我认为我们不妨换一个思路来考虑这个问题:假如学习英语专业的学生去英国参加英语演讲比赛,英国的听众和评委当然会对参赛者在语音的发音、语法的运用、措词的技巧等各个方面加以评审,任何不合乎英语习惯或标准的发音、语法和措词都不会被“理解”。只有在上述的各个方面符合了英语的要求,才会得到承认和赞赏。这对我们学习西方音乐的人来讲,又何尝不是相同的道理呢。

  所以我认为我国的大提琴专业学生应该在这方面多下功夫,认真地学好音乐理论和了解西方音乐历史,多听不同优秀演奏家的CD和来访音乐家的音乐会,逐步了解和体会西方音乐的语言和风格,同时指导教师也应该在这方面多加指导。

  这次通过观摩2002年的国际柴可夫斯基比赛,我最大的感叹是,前苏联帝国辉煌的音乐鼎盛时代已经成为过去。大批的前苏联音乐家,演奏精英从70年代开始就陆续地移居欧美,尤其是会讲点英语或德语的人才。在前苏联解体后,前加盟共和国以及东欧卫星国的青年人才也不再往俄国跑,都流往欧美去了。在美国我们就可以看到,80年代至90年代初,各主要音乐学院中的优秀外国学生大都是来自中国和亚洲部分地区,而前苏联解体后,大批的东欧和俄国学生开始出现在美国的各个音乐院校里了。参加这届大提琴比赛的那位出众的阿美尼亚青年大提琴演奏家chaushyan告诉我,近十年来他一直是在英国伦敦学习音乐,他的主要指导教师是英国著名大提琴家Steven Isserlis。在对外交流方面,莫斯科音乐学院也不象我国上海,中央等音乐学院每年有几近接应不暇的欧美音乐家来访讲课和进行学术交流。所以现在的俄罗斯与前苏联的鼎盛时代相比,情况是大不相同了,这样的现实状况也反映在这届比赛的结果中,除了声乐以外,器乐比赛的大奖和前列的名次大都让外国选手拿走了。即使是获得女声金牌的俄国选手,在获奖者音乐会上的表现也实在是不能令人满意。

  颇具意义的是,一些前苏联演奏和教育精英移民到欧美,尤其是在欧洲生活了许多年后,吸收了欧洲传统音乐文化中高雅的音乐修养,加上在前苏联音乐教育体系下所受到的严格技术训练, 这样的音乐文化相结合,使得这些前苏联音乐家不但进一步完善了自己,而且也为欧洲培养了一批非常优秀的大提琴和小提琴演奏人才。在旅居欧洲的前苏联大提琴家中,现从事教学的尤以David Geringas、Boris Pergamenschikow 和 Natalia Gutman最为知名。

  总之,在观摩了第12届国际柴可夫斯基大提琴比赛后,我和广州星海音乐学院附中校长李继武先生都不由自主地感到,以“任重道远”这四个字来形容我国大提琴专业赶上世界水平之路是在恰当不过了。

 

(责任编辑:提琴中国)
顶一下
(13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