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电视剧

周公解梦

薇薇时尚杂志
当前位置: 首页 > 提琴制作 > 小提琴 >

郑荃谈提琴制作、提琴制作比赛、提琴制作学校

时间:2010-04-03 11:34来源:中外乐器信息 作者:提琴中国 点击:
谈到“提琴”,就不能不提到郑荃。他是国际提琴制作大师协会中唯一的中国人,也是获得我国“中国提琴制作大师”荣誉称号的4位大师中最年轻的一位。他曾在意大利留学5年,多次获国际大奖,还曾作为高级访问学者在法国巴黎学习了提琴的修复和鉴定。

和郑荃谈“提琴”
——从提琴制作、提琴制作比赛、提琴制作学校谈起
 

  谈到“提琴”,就不能不提到郑荃。他是国际提琴制作大师协会中唯一的中国人,也是获得我国“中国提琴制作大师”荣誉称号的4位大师中最年轻的一位。他曾在意大利留学5年,多次获国际大奖,还曾作为高级访问学者在法国巴黎学习了提琴的修复和鉴定。他留学归来后在他所建立的中央音乐学院提琴制作研究中心培养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国提琴制作师,提高了中国的提琴制作的水准。

  6月30日下午,刚刚出差回到北京的郑荃在百忙之抽出了1个小时的时间,接受了我的采访,向《中外乐器信息》会员和《中国乐器信息网》网友讲述国际上的提琴制作、提琴制作比赛、提琴制作学校……

  记者:提琴制作大致有哪几种方式?

  郑荃:提琴从制作的角度来说,大致可以分为职业制作家制作的提琴、工作室”(作坊)生产的提琴和工厂生产的提琴。职业制作家制作的提琴,是在长期制琴的过程中,形成了一定的知名度、一定的品牌的制作家的个人的作品。一个制作家,一年,少的做五、六把,多的做十多把;完全是一种独立的制作。所以作品有极强的个性。意大利从16世纪提琴诞生的时候起,就始终坚持这种制作提琴的方式,由此保证了提琴的质量,使意大利的提琴一直保持了最高的品质和声望,同时也保持了最高的价格。

  工作室(作坊琴)的作品,是在制作师的带领下,有十到二十人,一起做琴,象个作坊一样。有的是由制作家自己做的,有的是学生做的。用工作室的方法做琴,主要是因为社会对提琴的数量有比较大的需求,又希望在价格上比较便宜,因此产生了这种降低成本的生产方式。有的工作室的水平很高,在里面工作的“师傅”后来都成为著名的制作家,(如英国的海尔和法国的维约姆工作室)有的则类似小型的工厂,这种情况在法国比较多。

  工厂生产的琴的是以大众化的目的生产的,因此被称为普及琴或者是学习琴。工厂的机械化生产程度比较高,可以有几百个,甚至上千个工人。提琴工厂是用生产链的方式来生产提琴的。这种方式就是由不同的生产工序来生产不同的提琴部件,然后再组装成提琴。德国,中国,捷克等国家主要是用这种方式来生产提琴。

  我的提琴的每一个部分都是我自己亲手做的。对制作家来说,制作提琴不仅是一种谋生的手段,更是一种生活的乐趣。因此,每一个细小的工序都必须由自己亲自来完成。

  记者:在国外,一个制作家是怎样成长起来的呢?

  郑荃:一个职业提琴制作家需要天份,对形状和声音的敏感和记忆,这属于才能,这不是通过后期学习能掌握的。提琴制作没有十年很难入门,在学校顶多学习五年,一个制琴师实际上在进学校之前或是出学校之后的很长时间都需要去接触、去实践,才可能学出来。经验积累需要进大师工作室。实际上国外以师徒关系的学习方式更多一些。

  在国外,制作师的工作室需要提琴制作学校为他们培养助手。在意大利的克雷莫那就有200多个注册的制作师,都需要助手。这时就需要学校先培养一段时间,学生去做助手的时候已经具备了一定的知识和技巧。即使是提琴制作世家的子弟也都需要送到学校系统地学习制作知识和训练。

  国外都是请职业制作家到学校来教课。对制作家来说,是一种义务也是一种经验的积累,制作家教课不会时间太长,一般七、八年,十来年,然后就辞职,继续搞自己的创作。

  工作室里的教学,没有教材、没有系统的理论,也不会坐下来讲课,就是长时间多少年滚在一起,你做、我做,手把手地教,一点点知识地传授。也许是十年,也许是八年,也许十五年,他就独立出来,开始创办自己的工作室。

  记者:国际上的提琴制作比赛有那些?各自有什么特点?

  郑荃:国际上的比赛有十多个,各个比赛都有自己的特点,很难说出哪一个更好。

  西欧最著名的是意大利克雷莫娜的斯特拉地瓦里提琴制作比赛,每三年举办一次,我的学生张安在去年的比赛中取得了中提琴的第3名银牌(第一名空缺)和小提琴的第4名,我自己在这个比赛中最好的成绩是小提琴第4名,也得过第5、第6名;东欧集团国家比较有名的是波兰维尼亚夫斯基提琴制作比赛,每五年举办一次;法国有法国提琴制作家协会举办的国际提琴制作比赛,每五年举办一次,今年这个比赛以法国提琴制作大师瓦特罗的名字命名,他是我在法国做高访时的导师;俄罗斯有号称音乐界奥林匹克的“柴科夫斯基国际音乐节比赛”,每五年举办一次,1990年我在这个比赛中拿了中提琴第一名金牌;德国有“米腾瓦尔德国际提琴制作比赛”(原来在“卡赛尔”举行,我国的戴洪祥大师在这个比赛中拿了声音的金牌),有时候两年一次,有时候四年一次;美国有美国提琴协会(VSA)举办的,每两年的国际提琴制作比赛,所有参加比赛的提琴制作家必须先加入这个协会,交纳会费,然后才有资格参加比赛。我的学生江峰在这个比赛中拿过银牌;捷克也有国际提琴制作比赛,过去我得过三次铜牌。今年的比赛中我的学生赵世全,拿了总分第二名和琴头雕刻的第一名。这也算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吧。意大利还有全国的提琴制作比赛,每两年举办一次,居住在意大利的外国人也可以参加比赛。87年,这个比赛的第一届我就拿了小提琴的金牌第一名,和大提琴的第5名。其它,象保加利亚、匈牙利等提琴制作业比较发达的国家都举办国际提琴制作比赛。举办提琴制作比赛的国家一般都有相当的实力,比赛的目的就是提高举办国的提琴制作水平,同时还要发扬光大自己学派的影响。

  记者:参赛对制琴师而言是否很重要?

  郑荃:我认为这是年轻人得到社会承认的一个重要途径;也是一个学习的机会,因为同时可以看到很多非常好的作品。
大多数制琴师认为获奖能够增加知名度,能让大家欣赏自己做的乐器,特别是年轻的制作家比较愿意参赛,也有部分制作家认为自己的提琴是艺术品,不是能让别人来评比的东西,所以他们从不参加比赛。他们是通过自己的乐器的质量得到顾客的好评的办法,慢慢地得到社会的承认。

  在这里,我要提醒大家两点,一是:而艺术家创作的过程是寻求个性表现的过程,制作家应该创作符合自己审美观的乐器,这些乐器的特征和个性不见得为大家所接受。但是参加比赛,为了赢得名次,就要更多地追求共性,寻找大家都喜欢外观和音色、要迎合评委的口味,到意大利比赛,就要研究意大利评委的喜好,按照意大利学派的风格来制琴;到法国比赛,就要研究法国学派的特点……就个性和创作而言,准备比赛的过程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思维。

  第二点是:提琴制作比赛获奖有很多的偶然性,因此,虽然制琴的水平有高低之分,前几名的水平都非常接近,并不是说第一名就是比第二名高多少,或者第二名比第三名好多少。这次得了金奖的提琴,如果换一批评委再评一下,有可能就不再是金奖了。这不象体育比赛中的跳高项目,它有一个标杆,跳过去就是跳过去,跳不过去就是跳不过去。提琴制作的比赛没有绝对的标准,如果你的琴适合干燥气候,比赛的时候正好是晴天,可能你就获奖了。也许你的琴适应这个评委的演奏方法,换一个人来拉,可能效果完全不一样。所以决不能以成败论英雄。当然,提琴的好坏还是有区别的。任何一个比赛,把前三名和最后三名比,肯定差距非常大,最后那几名没有可能突然变成前三名了。所以,还是有一个水平摆在那里,如果你做的琴好,你总去参加比赛,终归会拿到奖。

  记者:国内、外有那些提琴制作学校?它们在教育方面有什么区别?郑荃:意大利有克莱蒙那提琴制作学校,是世界最著名的国际提琴制作学校。在全世界有很大的影响,许多欧美国家的最好的制作家都毕业于这所学校。近年来这个学校改成了5年制,学生毕业后可以考大学,因为要和大学课程衔接,它的文化课程非常重;德国有米腾瓦尔德国立提琴制作学校,是中专。学生入学年龄不得超过19岁。这也是世界上最著名的提琴制作学校之一,有许多优秀的学生,对德国提琴制作学派的形成影响很大。因为有很多德国的提琴制作家后来移民去了美国,美国提琴制作学校的教师也大多毕业于这个学校,对美国提琴制作界的影响特别大;法国有“米尔库”提琴制作学校,是法国学派的发源地;英国有两所提琴制作学校。除这些国立的学校之外,还有一些规模较小的私立学校——美国盐湖城,芝加哥有,日本东京、名古屋等。我们国家的中央音乐学院的提琴制作研究中心是一个系级单位,大学本科和硕士研究生教学、上海音乐学院的提琴制作专业设在管弦系,是我国最早创办提琴制作本科教学的学校。沈阳音乐学院、四川音乐学院都有提琴制作专业,还有许多音乐学院准备要设立这个专业。和其它音乐专业的学生一样,他们要学习演奏和室内乐,还有音乐学院的有关课程。应该说,国外的学校更侧重提琴制作的传统技艺,还有一些理论方面的课程。是为职业制作家做准备。我们的专业建立在大学教学水平上,更注重科研、设计。为此,我国的提琴制作专业设有音乐声学、木材学、机械制图等一些理科方面的教学内容。

  从音乐教育方面讲,我们的学生音乐修养、音乐素养很高。国外的学生到了学校才学小提琴演奏,咱们的学生一般是音乐学院附中的演奏水平;普高上来的学生,演奏的水平也很高。

  不如国外的地方,就是我们对西方文化、小提琴文化缺少基础的了解。国外的提琴制作和音乐、建筑、雕塑、美术是密不可分的,都是西方文化、艺术的一部分。由于文化氛围不一样,而我们的学生对其他西方艺术门类的接触相对比较窄。还有就是我们的学生对美学的基础研究还很不够

  记者:开办学校对提琴制造工厂有没有影响?

  郑荃:国外工厂的高级技术人员都是经过专业学校的培养的。国内,原先北京厂、广州厂都办过技校。办了两三期,就停了下来。从效果看,技校是出了一些人才的。现在我国的一些成功的提琴制作家都有过在提琴厂的技校学习的经历。但是,所有的技校都是在计划经济条件下的国营企业办的,办技校需要相当的人力物力的投入,还需要有一些比较长远的设想。 现在技校为什么办不起来呢?经营者只追求利润,没有这个眼光,现在的工厂为了维持工人的稳定,不让他们掌握全部的技术,每人只掌握很局部的一个单项技术,便于训练。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让工人只能依靠工厂生存,但只能生产对技术性的要求比较低的产品,实际上,工厂确实是留不住技术全面的人。

  我们这个专业办了十五年了,没有一个工厂送人来学习过。我们这里的学生大多都是往职业制作家的方向发展,将来也有一个怎样为工业化生产的企业培养业务骨干的问题。

  记者:工厂琴、工作室琴和职业制作家的琴的差距在哪里?

  郑荃:工厂琴和制作家琴是两个层面的东西。举个例子说,传递信息是文字具有的功能,不管是小学生的字还是印刷体的字,只要它具有这个功能就可以了。乐器也是这样,首先要具有乐器能用来演奏的功能,但对职业制作家的乐器来说,更重要的是提琴的艺术性。虽然一般的演奏家只是追求乐器的演奏功能,不能够欣赏提琴的艺术价值,但还是有许多人是懂提制作艺术的,这样的人就能欣赏到许多别人不能享受的东西。就好比,人想装饰自己,到一定程度,就要钻石或是金的、银的,不屑于一个铁丝挂在脖子上,因为这是身份、地位的象征;但是在文化发展到一定的时候,光是饰物的稀有已经不能满足这些人的精神需求,他们要把饰物加工成艺术品,才能佩带。很多演奏家可以没有别墅、汽车,但是一定要有一把好的提琴,也同样因为这是他的身份的象征,同时也是他精神享受的需求。不懂书法的人可能会认为小学生的字比书法家的字更端正一些;对于书法作品的价值的理解,就要看你的欣赏水平了。对提琴制作家和懂琴的演奏家来说提琴是有生命的,是他们的生命里不可缺少的一个部分。

  很多人并不知道一把琴和另一把琴的区别。就象在动物园里,猴子跳来跳去,我们看着每只猴子长得都差不太多,其实他们都不一样。猴子看人也都是一个样子,因为没有细致的观察。我们人类的面貌千差万别,有的被认为是美的,美到“秀色可餐”。有的被认为是丑的,这些差别在哪里呢?从五官来说,眼睛差零点几个毫米,耳朵差几个毫米……只有观察到它们之间的区别,才能欣赏它们的魅力。

  对于声音的演奏性能来说,并不能说职业制作家制作的提琴一定会比工厂生产的琴好,因为决定声音的因素是很多的。受过训练的职业制作家对自己制作提琴的声音有一定的处理手法,做的琴应该会有相应的水平;但也有可能在某一个制作的环节上判断失误,这把琴的效果就不太理想。甚至不如一些在工厂里生产的提琴。但是,从概率来说,打个比方,十把琴里,制作家制作的琴的声音可能有八把是好的,而工厂里生产的提琴在几百把中可能有一把或两把是好的。

  工厂生产的提琴,要能满足基本的演奏性能,它的定位就是这样的。制作家的琴的标准就完全不一样,首先是对制作家本身的要求就要多得多,既要了解多方面的知识,还要掌握许多制作的技巧,要经过长时间的学习和经验的累积,所以他们做的提琴的价格当然也要昂贵得多。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70)
93.3%
踩一下
(5)
6.7%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
图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