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电视剧

周公解梦

薇薇时尚杂志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相关资讯 >

为什么音乐指挥家都长寿? 谭利华给我上音乐课

时间:2010-03-16 09:14来源:人民网 作者:詹国枢 点击:
政协开大会,前厅来休息。坐在圆桌边,端起了杯子。但见对面一中年男子,温文尔雅,双目炯炯,头发后披,若有所思,正低头喝水。这不是北京交响乐团音乐总监谭利华吗?

  政协开大会,前厅来休息。坐在圆桌边,端起了杯子。但见对面一中年男子,温文尔雅,双目炯炯,头发后披,若有所思,正低头喝水。

  这不是北京交响乐团音乐总监谭利华吗?

  您好谭委员,我姓詹,新闻出版界的。认识您,非常高兴。

  老詹主动伸出手去,与老谭相握。如此热情主动,在老詹人生交往史上,比较少见,比较反常。

  为嘛这么主动,这么反常?

  不为别人,为俺老伴。

  此话怎讲?听嘛,老詹正作解释呢。

  谭委员,我虽然不认识您,我老伴可崇拜您。您可是她的粉丝呀。嗯不对,她是您的粉丝!电视台只要有您指挥,她指定得看,还不准换台。她说您特儒雅,特有派,指挥特棒。今天,可见着真人了!

  是吗?谭委员狐疑地望着老詹,顺带眯眼瞟了瞟了老詹胸前牌子。牌子可是真的,与老谭胸前,一模一样。

  您好您好!老谭不再警惕,友好地坐了下来。正好老詹一位部下也在旁边,趁机介绍道,这是我们詹总编,原来在经济日报,现在到人民日报海外版当总编,挺厉害的。

  是吗?老谭口气已非常缓和,完全是赞同性的,礼节性的。

  谭委员,其实我也就是一记者。您就当我是两会记者,回答几个问题吧,可不可以?

  当然可以,当然可以。一旦谈开了,谭委员与詹委员一样平易近人,和蔼可亲。

  第一个问题,为什么音乐指挥家都比较长寿?

  这个问题好。老谭高兴地说,确实,音乐指挥家,一般都比较长寿,大都能活到七八十岁,甚至八九十岁。要说原因嘛,也很简单,因为他们心态好,杂念少,非常单纯。为嘛心态好,杂念少呢?因为搞音乐。搞音乐的人,整天沉浸在优美旋律中,世间杂事俗事啦,你争我斗啦,升官发财啦,想得很少,也不大掺和,所以,他们非常单纯,心无杂念,你说咋能不长寿?

  回答挺棒的。第二个问题,古典交响乐,几十几百年就那么些个曲目,演奏过去,演奏过来,为什么人们还老爱去听,还听不烦?

  这也是一好问题。谭委员今天遇到了知音,起码也是一准知音,一听问题,就晓得你这提问人是啥水平。

  这世界上的古典交响乐曲,确实并不多。你看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差不多就那些曲目。为什么百听不厌,听了还想听呢?这还得从怎么样听交响乐说起,还得看看,你到底会不会听。

  这个我知道。詹委员自告奋勇作回答。因为他确实知道,他听过交响乐普及课:听交响乐也好,听其他音乐也罢,关键在三个字,想象力。有想象力的人,听音乐就津津有味,没想象力的人,只听见嘎吱嘎吱。

  完全正确!有点酒逢知己千杯少的劲头了。谭委员接过话头道,欣赏音乐,关键就在想象力!同样一张票,有想象力的人,听得如醉如痴,真太值了。没想象力的人,听得索然无味,还打瞌睡。也正是这个道理,同样一个古典乐曲,听一遍是一遍的感受,听一遍有一遍的收获。全是想象力在发挥作用。同样一个人,你此时此刻的心境不同,到底高兴不高兴,伤感不伤感,激动不激动,平静不平静?听曲子时,感受都会不一样。所以,他听一次不同于第二次,怎么会听一次就不再想听了呢?

  听众是这样,你们指挥家也是这样吗?也要发挥想象力,也要沉浸其中吗?

  当然也一样。有时你一旦完全沉浸在音乐之中,唉呀那个滋味哪,整个毛孔都张开了,汗毛全竖起来了,全身起鸡皮疙瘩!您有这体会吗?

  有,但肯定没你们多,因为我们没那么多机会接触音乐。

  那就多听交响乐呀。咱们再继续前面这问题,指挥家确实要沉浸在音乐里面,但又不能完全沉浸其中,还得时时跳出来。这就像演员一样,是角色,又不完全是角色。因为你还有那么大一乐队。你不单单是欣赏者,你更是一个指挥者,创造者。

  说到创造者,再提一问题,音乐指挥有临场发挥吗?您一临场发挥,下面还是按老规矩来,岂不要乱套吗?

  当然不会。你知道我的这只手是什么吗?老谭将右手高高扬起,晃了晃,划出一个优雅的弧形。就是大家的眼睛嘛,像眼睛一样,可以做出很多很多生动表情。此时,你和乐队,已经完全是一个整体,大家完全心灵相通。而且更绝的是,如果观众素质高,沉浸其中,整个音乐厅就会笼罩在一个大的气场中,随着你手中的指挥棒,全都会有感应,全都心灵相通。那是一什么劲头,简直,太棒了!

  真不愧是指挥家,说着说着,好像我们圆桌四周的几个人也产生气场了,大家话也稠了,表情也生动了,脸孔也微微有些泛红了。

  谭继续道,好的指挥家,就不单是要指挥乐队,还要指挥观众,要把全场的气氛都调动起来,那样的一场音乐会,可就真是让人印象深刻,非常非常难忘了……

  大伙儿正聊得高兴,有人过来找谭委员。老谭意犹未尽,准备起身告辞。老詹不肯善罢甘休,又抓紧时间,提最后一问题,谭委员,有人说过,人一生最好的职业,是他既干着可以养家糊口的工作,又恰恰干的是自己非常喜欢的事业,工作事业两不误。您当音乐指挥,大概正是这样吧?

  当然当然,是的是的。谭委员笑了,笑得很灿烂,很开心。

  后来老詹想,嗐,最后这问题,提得最没劲,简直是一蹩足记者的伪问题,不显然设个套子让人往里钻吗?咋这水平!狗尾续貂,把好好一气氛给弄得有点假了。

  不过还好,谭委员并未在意。看着他那潇洒远去的身影,老詹想,谭委员给詹委员上这一课,非常精彩,没有白上。

  (作者为全国政协委员,本报高级编辑) 

 

(责任编辑:提琴中国)
顶一下
(288)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