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电视剧

周公解梦

薇薇时尚杂志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交响乐团 >

记国家大剧院之琉森音乐节

时间:2010-04-23 00:10来源:外滩画报 作者:蔡宸亦 点击:
“他的音乐,是在世的指挥家中,最为温暖和富有人性的。”曾经与阿巴多合作过的大提琴演奏家王健如此评价他。而私下里,人们谈论起阿巴多此行带来的《马勒第一交响曲》和《马勒第四交响曲》四场演出,大抵都直截了当用“哭了几回”和“在哪段哭了”来描绘当时

 


 

  “他的音乐,是在世的指挥家中,最为温暖和富有人性的。”曾经与阿巴多合作过的大提琴演奏家王健如此评价他。而私下里,人们谈论起阿巴多此行带来的《马勒第一交响曲》和《马勒第四交响曲》四场演出,大抵都直截了当用“哭了几回”和“在哪段哭了”来描绘当时的感受。一位乐迷这样写道:“音乐会结束后,我和邻座的指挥家、小提琴家好友三人都一言不发,没有对大师的演绎做任何评论,此时,大家都已热泪盈眶。除了大师阿巴多之外,我不知道谁还能带给我这么一个终身难忘的升华之夜。”上月底,国家大剧院将整个琉森音乐节引进到了中国的舞台上。

  1973 年,40 岁的阿巴多携维也纳爱乐乐团第一次出现在中国观众面前。36 年后,业已76 岁的意大利老人早已今非昔比。2001 年,阿巴多被查出患有癌症,之后却神奇地治愈重返舞台。王健与阿巴多的录音合作,正值大师生病期间,因而亲历了他生病前后的剧变。王健说,大病初愈时的阿巴多,只能靠半小时吃一块巧克力果腹,由于身患胃癌,大师一半的消化系统被摘除,然而,虚弱的阿巴多却闪现出一种更为旺盛的大爱,如同马勒第一结尾处历经重生后闪现的辉煌宏大。那次排练,前去房间接阿巴多的司机比预定时间提前了15 分钟到达,房门一打开,殊不知,阿巴多早已穿戴整齐,表示自己已经等待许久。正是这样,死而复生的阿巴多连一秒钟都不想错过,渴望把余生都奉献给音乐。这种大爱,不仅包括对音乐的爱,而且是对人性理解的升华,王健表示,对于乐手,他则变得更宽容。

  在表现马勒极富童趣的送葬进行曲第三乐章时,阿巴多不乏年轻人的活力和激情,但那绝不是随随便便的勃勃生机,却带着更为深厚沉重的势能。而在末乐章,他又用清晰的层次和丰厚的角度将马勒的色彩、明亮、宏大与清婉静谧一并呈现出来,让人既振奋又温暖。在第四交响曲对于天国里儿童、魔鬼、自然的描述中,阿巴多描绘出形形色色的人物,一个个都栩栩如生,性格各异。

  过去,人们传说阿巴多知道自己时日无多,因此将每次音乐会都视为自己的遗嘱——“他把遗嘱都写在了贝多芬和马勒的交响乐里面,前者充满英雄气息和人文色彩,后者则被称为‘最有神性’的音乐”。在亲历了音乐会后,才发现这样说也未尝不可。一些国际乐评人将此称为“真正”的马勒音乐,因为阿巴多的境界使得音乐如此之开阔而缜密,他并非站在作曲家与作品之间,而是与音乐融为一体。音乐会结束后,阿巴多多次返场,任凭观众鼓掌不断却并未加演,因为马勒的音乐本身已经如此完整,容不得半点画蛇添足。

  琉森音乐节交响乐团成立于2003年,乐手大多是从马勒室内交响乐团中挑选出来的。当时阿巴多在大病一场后,从柏林爱乐的宝座上退下,在琉森专心构建马勒交响乐王国的军队。阿巴多在乐手心目中享有的地位相当,在新闻发布会上,敦实可爱的首席小号弗雷德里希这样向记者们描述自己心中的阿巴多:“排练的时候他说话不多,但每一个手势和眼神都能够到达大家的心里,让我们用音乐表达出来。”虽然成立仅6 年,这支节日乐团却已经能够奏出如同室内乐般精致的交响乐。阿巴多说,演奏马勒音乐的关键在于聆听,因其声部的复杂,乐手们更要相互协调,每位乐手都要清楚自己在演奏时扮演的角色。

  音乐节的第三天,谭盾与马勒室内乐团合作,演奏了他为《大地之歌》创作的中国陶乐《大地之声》。在谭盾看来,能将有着71 年历史的“琉森音乐节”移师中国,让众多乐迷将能够在家门口一睹大师的风采,是国家大剧院的一大功勋,“我想世界上很多顶级音乐厅和很多城市都会嫉妒北京,嫉妒国家大剧院。”他说。

 

(责任编辑:提琴中国)
顶一下
(7)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