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电视剧

周公解梦

薇薇时尚杂志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交响乐团 >

专访维也纳爱乐乐团团长基文.哈尔斯堡

音乐洗尽人类的灵魂
时间:2010-04-21 16:23来源:外滩画报 作者:蔡宸亦 点击:
闭起眼睛听音乐,整个第一小提琴声部好似一把琴,音色浑厚统一,整个铜管声部也融合得几乎天衣无缝。张开双眼,眼前就是被瓦格纳称为全世界最杰出的乐团。

 

  闭起眼睛听音乐,整个第一小提琴声部好似一把琴,音色浑厚统一,整个铜管声部也融合得几乎天衣无缝。张开双眼,眼前就是被瓦格纳称为全世界最杰出的乐团。9月27日,指挥家祖宾.梅塔携维也纳爱乐乐团造访上海,音乐会几乎座无虚席。

  “总体来说,金融危机在过去一年没有对我们造成什么影响。我们仍有劳力士这样的长期赞助商,仍有大量演出,唱片也照出不误。”55岁的基文.哈尔斯堡(Clemens Hellsberg)在接受专访时如是说。劳力士从今年开始与乐团在全球市场方面展开合作,也因此成为维也纳爱乐乐团自1842年建立以来的首个全球独家合作伙伴。这样的合作对乐团和劳力士而言,都是不小的突破。

  作为乐团团长暨第一小提琴组乐手,同时又是乐团历史档案保管人,哈尔斯堡在维也纳爱乐乐团工作了29年,对乐团的历史可谓了如指掌,更为这支167岁高龄的老团撰写过有关其历史渊源的《国王的民主》一书。哈尔斯堡认为:“维也纳爱乐乐团的成功,有赖于古典音乐的永恒价值。” 

  维也纳爱乐乐团成立于1842年,与他们合作过的指挥包括马勒、勃拉姆斯、瓦尔特、富特文格勒、卡拉扬、伯恩斯坦等一系列举足轻重的名字。著名德国指挥家、被称为“指挥界的凯撒”的汉斯.卡纳匹兹布什将维也纳爱乐称为“无与伦比”的乐团,形容的不仅是乐团无可挑剔的美丽音色,也关乎乐团“民主自治”的独特管理模式。这是一个从1842年就开始执行的、完全自主权利的制度。哈尔斯堡说:“我们不设音乐总监,由乐手来选谁担任指挥,演什么曲目,演奏什么风格。”

  哈尔斯堡称,自己是一位小提琴手,同时又是由全团142位乐手选出来的乐团团长,“我们的内部总共推选出12位委员,这个委员会负责乐团的艺术及行政事务”。从选择指挥家、确定曲目、制定演出季到规划排演曲目,并非哪一个人说了算,而是由乐团的142位成员共同讨论决定。也正因为如此,一个半世纪以来,维也纳爱乐仍是维也纳爱乐,任何一位著名的指挥都无法改变其独特的音乐传统风格。

  在哈尔斯堡看来,维也纳爱乐经历一段戏剧化的悠长历史:“我们团建立的时候还是奥匈帝国。我们经过两次世界大战,也经历了欧洲政治格局发生的惊天动地的变化。”然而历史巨变,音乐却始终永恒。

  哈尔斯堡在解释《国王的民主》的书名时说,“贝多芬的音乐,象征着人们在帝国时代的民主愿望,到了21世纪,人类对民主的追求从未改变,而民主的意味则更深厚更隐性。从某种程度上说,乐队的职责,我们企图通过音乐完成的任务,也从未改变”。

  B=《外滩画报》 C=基文.哈尔斯堡(Clemens Hellsberg)

  前所未有的顶峰时刻

B:作为维也纳爱乐乐团的历史档案保管人,你在1992年出版了《国王的民主——维也纳爱乐乐团历史》(Demokratie der K?nige)一书,讲述了这支167岁高龄乐团的渊源历史。

C:是的,该书还出版过法语版和日语版。乐团经历了将近一个半世纪的盛衰起伏,经历了5种政体的转变,极具戏剧色彩。

  乐团起初建立时,维也纳还处于奥匈帝国时期,之后又经历过两次世界大战,也经历了欧洲政治格局发生的惊天动地的变化。音乐和政治从来都没有分得很清楚。音乐是生活、社会的一部分,自然会受到政治领域的影响。因而,政治对乐队发展的影响不可磨灭。

B:那是否可以理解为,在这一个半世纪里,目前的维也纳爱乐正处于前所未有的顶峰时刻?

C:某种程度上说,的确如此。至少在欧洲,我们已经度过了50年的和平时期,没有战争。这是欧洲大陆第一次经历这么长的和平时期。如今有一些反恐战争,但都不在欧洲本土。我记得很清楚,当我还是小孩的时候,去学校的路上都会看到很多空的房子。

  在我担任团长的短短12年间,乐团也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乐手们经历了更新换代,30年前入团的一大批老乐手正相继退休,目前150名乐手中,超过一半是在近5年来入团的,基本是上世纪60年代末到70年代初出生的音乐家,所以,我们维也纳爱乐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年轻的乐团。

  此外,科技的进步力量强大,我们的新年音乐会从1939年创立至今,从未像现在那样被世人所熟知。如今,有72个国家可以在电视上看到现场直播。

B:能解释一下书名《国王的民主》的意思吗?

C:呵呵,这个问题很有意思。书名来自于一份旧报纸上的一条报道,当时正值1942年乐团成立100周年,一名政府官员写来贺信,信中他把乐团称为一个国王统治的共和国。我在搜集资料时,碰巧注意到,便提议给出版社,结果出版社的编辑直接选择了这个标题。

B:维也纳爱乐乐团有一系列特别的音乐计划。

C:世界卫生组织作为一个全球性的机构,旨在帮助人们治疗疾病,改善健康状况,而我们的工作,则是用音乐改善人们灵魂的健康状况,医治精神上的疾病。音乐是一湾清泉,可以洗净人类的灵魂。从这个角度上说,我们同世界卫生组织工作的出发点是一样的。我们也曾两次在日内瓦为组织的大会典礼上担任现场奏乐。

  声音起始于大脑

B:古典音乐一直在设法扩大在年轻人中的影响力,维也纳爱乐乐团是否在通过人尽皆知的新年音乐会,为此做些什么?

C:新年音乐会的传统不可动摇,那就是演奏斯特劳斯家族的音乐。然而,我不认为斯特劳斯的音乐会过时。正如贝多芬与莫扎特的音乐那样,这些音乐中的永恒价值是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减的。

  我们正在建设一个音乐教育机构,聘请了一位专业的音乐教育人才来负责,他与各个学校的音乐教师都有联系,准备一些门票,邀请年轻人来听音乐会。我们甚至在日本、阿联酋、纽约安排了此类青年计划的项目,为那些年轻人或6、7岁从未接触过古典乐器的孩子演奏室内乐,培养他们的兴趣。

  很多国家目前也和我们在联系相关的项目,我们还在维也纳进行一些教育项目,邀请乐手到外面教一些学生,然后在排练的时候把学生们带来一起进行排练,这样他们就能体验到从未经历过的音乐生活。

B:能说一下你所理解的著名的“维也纳之声”吗?

C:圆润柔和、不强硬也不咄咄逼人,与“聪明、现实、机械”的声音区别开来。对维也纳爱乐的乐手而言,声音起始于大脑,起始于想象,而非乐器本身。

  每个人的乐器都要跟每个声部、整个乐队协调起来。我们单个乐器的音色是整个乐队的一部分,所以我们就要去寻找那种最能符合整体音色的乐器。让这个音乐最好地实现我们的想象力。脑子里有了声音,身体要做的,就是使之与其融为一体,去实现出这个声音。

  比如说我们的管乐手,为了追求高音区的宽广音域,可能摒弃常用的F调单簧管或双簧管,而改用B调的号。这样的话,演奏难度无疑增加了不少,因为后者在转音时对气息的要求更严格,但我们的乐手就是愿意“知难而上”。

  这就是我说的,为了追求“圆润柔和”的幻之音而不现实的部分。

B:人们常常讨论的是,维也纳爱乐为了维护传统,因而放弃接受新的音乐。

C:这的确是有关维也纳爱乐的核心讨论之一,但其实问题本身很荒谬。人生本身就是一种发展变化的过程,除此之外,绝无停留不动的东西。我们同其它所有乐团一样,必须正面音乐的改革。然而,我们所擅长的,却是传统德奥音乐。

  事实是,我们并没有使用博物馆里的古乐器来演奏海顿的交响曲,当我们用现代乐器演绎时,音乐一定是更简炼、更具现代性及民主精神。虽然音乐曲谱是不变的,但内在张力不同,其内容也完全不同了。我认为,从贝多芬到20世纪的许多音乐,都很有挑战性,我们希望年轻人首先能接受这些重要音乐家的作品。

  另外,乐团每次与不同指挥合作,也会产生变化。

  乐团的民主与自制

B:自1933年起,维也纳爱乐乐团就不再设有首席指挥一职,只有客席指挥。

C:斯特拉斯家族委员会名下一共有15至20名指挥,斯特劳斯家族信任他们。有时,选指挥也靠私人关系,靠彼此之间的介绍。好比我在外面遇到一个好的指挥,我就会回来向乐团介绍,还有一些指挥我们是靠在维也纳歌剧院的演出认识的,有些来指挥歌剧的指挥,我们觉得不错就请来开音乐会。

B:据说你认可指挥的唯一标准就是看他是否能带来真正新鲜的东西。能说说你们在挑选指挥时的准则吗?

C:一定要是一个令我们信服的艺术家。他本人的经验、素质与艺术成就也要在一定程度上适应我们的风格。幸好指挥不用像乐手那样65岁就退休。指挥与他所演绎的曲目要有一定的个人关系,使之能尽量接近音乐本身。对于指挥,我们乐手考虑的就是交流的顺畅。演出不能太离谱,不能在新概念上走得太远。

  目前我们合作的最年轻客席指挥就是杜达梅尔。值得一提的是,祖宾.梅塔是与我们合作最久的一名指挥。1961年,年仅25岁的他就曾站上了维也纳爱乐的指挥台。

B:12年前,你上任之后最大的改革举措就是开始吸纳女乐手。

C:维也纳爱乐在1842年成立时,完全没有女乐手。实际上,直到20世纪初,除了医学学科之外,全欧洲的大学也都不招收女学生。这是个社会整体的问题,不仅仅维也纳爱乐乐团如此。所以,考虑开始招收女乐手也是自然而然的事,如今的社会格局改变了,乐团必须调整性别上的差别。至少目前,我们对年轻男性音乐家和女性音乐家的申请是完全平等的。

B:此次来沪演出有三名女乐手,是特别安排的吗?有人说,任何一名期望拥有家庭生活的女性,都不能指望在维也纳爱乐乐团工作。维也纳爱乐要求乐手全身心投入到音乐中?

C:并非特殊的安排,乐手都是每个器乐声部各自挑选出来的。的确,维也纳爱乐的乐手,无论男女,可能都只得放弃家庭生活。因为想要成为维也纳爱乐的乐手,首先必须是维也纳国家歌剧院的成员,并已服务多年。这就意味着,他们必须同时为两个乐团工作,并且同时热爱歌剧音乐与交响乐,当然,我们认为两者兼顾是必须的。

  除了两个乐团的常规演出和巡演之外,还有一些唱片录制的工作,乐手们自然应接不暇。在乐手的时间表里,家庭生活只能是见缝插针式的。

B:乐团在一个半世纪以来一直坚持“民主与自治”,由委员会决定乐队的工作与演出的曲目等。

C:音乐会是几方合作伙伴合作的结果。通常由乐队、指挥、经纪人公司、作曲家共同讨论,要让大家都满意,而并非任何一方能说了算。

  这样的机制使得有时候讨论时间会比较长,各个合作方对音乐都有不同的想法、追求和目标。比如指挥有喜欢的曲目,乐队有演出季的安排和考虑,经纪人也有自己的安排。我们选择的曲目要符合当季的安排,需要讨论较长的时间。

B:那到底最后由谁说了算?

C:关于我们的民主管理,在指挥和曲目的选择上,并非在维也纳大会上一一决定。我们主要会讨论跟哪个指挥合作。乐手是永久在维也纳爱乐演奏的,每个人会提出自己的想法和意见。我们每年会开乐团大会,讨论是否要更多演奏某一种类型的音乐,或有更多的独奏演奏员。我们在纽约和东京都有维也纳爱乐周,今天刚从东京结束过来。在爱乐周上,我们会签订4年合同,签订大的方向,但哪一年用什么指挥、演什么曲目,并非立刻决定的。

 

(责任编辑:提琴中国)
顶一下
(7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