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电视剧

周公解梦

薇薇时尚杂志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交响乐团 >

交响乐影响城市气质 陈祖芬:世界是你们的

时间:2010-04-21 13:32来源:人民网 作者:陈祖芬 点击:
柴科夫斯基的《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刚拉响一二个乐句,世界就开始隐退了,叫人狂叫人疯叫人撕心裂肺,叫人感极而涕下!不知怎的,我很不合时宜地想起一句经济用语

  我觉得从这晚起我一定有什么变化。因为,听过宁峰

  怎么会有这样的琴,怎么会有这样的天籁之音?怎么会这样地动心动情,我好像才知道了什么叫动听。

  柴科夫斯基的《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刚拉响一二个乐句,世界就开始隐退了,叫人狂叫人疯叫人撕心裂肺,叫人感极而涕下!不知怎的,我很不合时宜地想起一句经济用语:拉动内需。听过这样的琴声,才知道自己内心需要的,就是这把琴,和,这把琴标志的艺术气质。

  这把小提琴,使世界消退,使世界生辉。使世界散去,使世界凝聚——一个叫宁峰的人,28岁的杭州爱乐乐团的驻团艺术家。

  有时好像弓自己在琴上滑行,有时他身体随着音乐的高低蹲下弯起,那身体那弧度实在是一把弯曲自如的提琴,带表情的提琴。不知道是他在拉琴还是弦在拉他。他把身子蹲得那么低的时候,左脚着地,右脚的脚尖调皮地翘起。

  他的脚尖和他的眼睛一起看着指挥杨洋。

  宁峰右手的弦和杨洋右手的指挥棒,面对面地互相注视着,停格。 瞬间的弓与棒的对话和弓与棒的对视之后,宁峰的嘴嚅动着,我眼看着一个个音符从他的嘴里自由地翻腾而出。

  杨洋向宁峰鼓掌,不仅仅用双手,而且用鼓动的身体。在雷动的掌声中,宁峰深深地鞠躬,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当他挺起身子的时候,他那弓上耷拉着一根撒开的弦,他举起弦下场的时候,那根飘拂的弦,叫我觉得他好像举着拂,踩着祥云而去的琴仙。

  琴仙远去的时候,才看到台上还有别人还有整整一个乐队。可刚才,当他拉琴的时候,台上只有他一人。世界只剩下这把提琴。

  我真想把宁峰蹲下拉琴的瞬间,那眼睛,那神情,做成雕像。宁峰,一个不可以不知道的名字。

  宁峰1981年出生,20年后,2001年他获得了“伦敦奥利多里国际小提琴比赛”第一名。 然后成为英国在皇家音乐学院建校近两百年来的第一个以满分成绩毕业的学生。 获得“迈克·希尔”国际小提琴比赛第一名。 2005年9月,宁峰在小提琴界最高荣誉之一,意大利热那亚举行的第五十一届帕格尼尼国际小提琴比赛中荣获了金奖和两个单项特殊奖,并应邀用意大利国宝 —— 帕格尼尼自己的小提琴 —— 1743年制的瓜内里—德—吉苏“大炮”小提琴演奏。我觉得从这晚起我一定有什么变化。因为,听过宁峰。

  宁峰,一件黑色唐装,一张非常孩子气的脸。有趣的单眼皮,没型的小孩头,鼓鼓的脸颊,厚厚的嘴唇。一个中国小子而已。但是,D大调是他的,小提琴是他的,世界是他的,世界在他弦下。而他是世界的,中国的。

  想起交响乐和城市气质,因为,初读周天

  音乐会的第一部交响乐是《大运河组曲》。这部原创交响乐的第二章叫《母亲》。小提琴协奏拉动心弦,把心拉成丝拉成弦,直到余音袅袅,余音袅袅,心才慢慢变回心型。而心在拉成丝拉成弦的过程中,已经迷失了自己,只想攀上余音,飘摇而去,到那运河流过的地方。

  然后鼓号齐鸣,千帆竞发,叫我激情着运河的激情,年轻着运河的年轻。运河是古老的,又是年轻的。28岁的作曲家周天,他胸中涌动的运河更是年轻的。激越如功夫,舒缓如行书,优美似丝竹,气势如泼墨。

  周天,清秀、温文如运河边的一株竹,翠竹的气质,钱塘的气势。不过我完全不能把他和“威胁”这个词联系起来。美国普利策奖得主、著名作曲家克里斯托弗·劳斯说周天是:“当代最有才华和最具威胁的青年作曲家之一。”

  周天和宁峰是同龄人,曾获2009年华盛顿国际作曲大赛第一名,三次获得美国作曲家协会青年作曲家大奖,等等。周天的作品被美国十大交响乐团中的多个乐团, 多次在著名的纽约卡内基音乐厅,纽约林肯艺术中心和华盛顿肯尼迪表演艺术中心演绎。2006年美国作曲家协会就授予周天“曼奇尼学者”奖章,以纪念已故著名美国作曲家亨利·曼奇尼。

  我问他怎么接了《大运河组曲》的创作。他说大运河这个载体好。这部《大运河组曲》是他用的时间最长,乐队编制最大的。周天在洛杉矶在纽约的公共图书馆查大运河的资料,大运河由江南的杭州到北京的通州,联通海河、黄河、淮河、长江、钱塘江五大水系,长1794千米,和长城同是我国古代的两项伟大工程。
(责任编辑:提琴中国)

顶一下
(56)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