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电视剧

周公解梦

薇薇时尚杂志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小提琴 >

小流氓出身的天才音乐家(2)

时间:2010-05-01 14:19来源:外滩画报 作者:蔡宸亦 点击:
1998年祖克曼受聘为加拿大渥太华国家艺术中心交响乐团(National Arts Centre Orchestra,NACO)音乐总监,率团在纽约、华盛顿、芝加哥等北美许多大城市巡演,录制多张唱片,还举办指挥、作曲等讲座吸引年轻人才。

  1998年祖克曼受聘为加拿大渥太华“国家艺术中心交响乐团”(National Arts Centre Orchestra,NACO)音乐总监,率团在纽约、华盛顿、芝加哥等北美许多大城市巡演,录制多张唱片,还举办指挥、作曲等讲座吸引年轻人才。然而,在加拿大媒体上,他与NACO之间喋喋不休的争吵记录却历历在目:他毫无正当理由地解雇了乐团首席小提琴手Walter Prystawski;他与乐团首席大提琴手阿曼达结成了夫妇;去年9月,他私自取消了若干场音乐会,毫无预兆地离了职,并且自说自话地休了长达5个月的假。祖克曼无意缓解与乐团间的紧张关系,他甚至对加州《橘郡纪事报》(Orange County Register)大放厥词:“诚恳地说,每个交响乐团都有几颗烂苹果,而NACO看来是要成为烂苹果堆了。”虽然NACO的管理层对此十分气愤,却无奈地表示愿意将这位“难相处的指挥”的10年合同延期到2011年,因为对老板来说,票房就是成功,而祖克曼的票房号召力已经不需要证明了。

  谈到这份工作,祖克曼顿时显得有些无精打采,在采访中,他不愿直接回答关于NACO纷争的问题,时而不情愿地为NACO说好话,时而又觉得是他们错怪了他。NACO的前任音乐总监Rob McAlear在媒体上表示:“虽然外交官先生常常罢工,对于我们这样的年轻乐团而言,他的名气是至关重要的。”这里的“外交官”当然就是指祖克曼了,NACO原本打算利用他宽广的人脉,网罗一些一线古典演奏家与NACO合作,然而,老朋友们似乎不那么念旧情。最大的问题是,人们认为祖克曼离一个成熟的指挥还差得很远,McAlear说:“他的曲目量很小,甚至无法胜任贝多芬的九首交响曲。他只会浪漫派的曲子,而且往往通过弦乐音色的变化来诠释。人们把一些新曲子的总谱堆在他的办公桌上,却发现他从来不带回家研读。”对此,祖克曼的解释是:“他们以为我没读,其实我读了,坏曲子,我是不会指挥的。McAlear回忆道:“有一次我做了个手脚,把一小卷透明胶带夹在谱子中间,如果他翻了,那胶带一定会掉出来,结果,它他妈的自始至终静静地躺在里面。”

  祖克曼的袒护者认为,是教学剥夺了祖克曼的精力,使其无力扩充曲目数量。不仅在NACO开班,祖克曼还在美国曼哈顿音乐院任教多年。他使用远程教学法,通过视频与学生对话,并考察学生的演奏。借助于网络技术,祖克曼可以在世界任何角落指导学生拉琴,真正实现了“桃李满天下”。

  我是中国人,六十而耳顺

  祖克曼不承认自己是“超级巨星”,在他眼中,只有披头士、麦当娜、猫王才是,因为古典音乐已经衰落了。

  B=《外滩画报》

  P= 平夏斯·祖克曼(Pinchas Zukerman)

B:今年是你的60岁生日,也是以色列建国60周年。据说为了国庆,你在北美组织了一台22个城市的大型巡演?

P:我不知道。国庆已经过了,是5月14日。我们的确组织过几场演出,我记不清了,你是说去年11月的庆典,还是今年1月与皇家爱乐乐团的北美巡演?但巡演其实与国庆没关系。不过在7月,诺贝尔和平峰会邀请我到希腊的佩特拉古城举行一场音乐会,是祖克曼室内乐团中的一个四重奏。这就算是我给以色列的生日礼物吧。

B:你10多岁就离开了以色列,对它还有印象吗?

P:哦,那里的局势太乱了。但在我成长的上世纪50年代,国家刚刚建起来,是个全新的开始。那些在大屠杀中幸存的人们回到这片土地,一心向往着新生活,这同中国“文化大革命”过后那段时间有些相像,人性再次复苏,到处欣欣向荣。我与那里的联系肯定是割舍不断的。在以色列这个年轻国家,我们还没有先辈,我就是其中一员,象征着国家的尊严。

B:中国人说,六十而耳顺。你现在还会像年轻时那样,为批评你的话大动干戈吗?

P:我很同意这句话,看来我是中国人,哈哈。不,评论,我才不在乎呢,我从来就没在乎过。我们以色列有句话,不论是好评还是恶评,都一样用来裹鱼。在当地,我们用报纸裹鱼,认为报纸上的油墨能让鱼更新鲜。要知道,我在这行混了50年,有权对任何人发表意见,有些写乐评的庸才,我会毫不留情地斥骂,我生平最痛恨庸才。

B:是啊,你做“超级巨星”都已经这么多年了。

P:什么?超级巨星?我可不是。披头士、麦当娜、猫王才是,他们卖出的专辑是我们古典音乐家多少倍你知道吗?猫王死了30年,他的遗产有4900万美元。古典音乐在观众数量上,与流行音乐相比,根本就是九牛一毛。

B:可是你也录制过100多张专辑了,其中许多至今为人称道。

P:在这个信息过量的网络时代,古典音乐已是夕阳西下。要知道,你至少得花上20-30年,去看、去听、去吸收,才能理解这种所谓的“经典艺术”。二三十岁的人谁有心情去博物馆,对着名画细心品味?话说回来,这时候,音乐教育就显得尤为重要,让两三岁、甚至不会走路的孩子就去听莫扎特,这对他未来的写作、阅读理解、构思都有帮助。

B:说说你与卡萨尔斯的交往经历,他可是一代“巨人”。

P:卡萨尔斯,我记得他总是叼着个烟斗,嘴里含着一口烟,声音浑浊地说:哦!太棒了!他是个怪人,一个有强硬政治态度的伟大的大提琴家。他一直说他再也不回西班牙了,结果真是这样。现在的西班牙,却已经承认他是国家的英雄,还专门出了一套纪念他的邮票。
(责任编辑:提琴中国)
顶一下
(1094)
99.5%
踩一下
(6)
0.5%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